jueves, febrero 22, 2024
China

21名病毒“猎手”援京战疫这些天

7月11日,同济医院驰援北京中日友好医院核酸检测队的队员们正在打包设备,准备返回武汉。王欲然 摄
7月11日,同济医院驰援北京中日友好医院核酸检测队的队员们正在打包设备,准备返回武汉。王欲然 摄

中日友好医院制剂楼紧贴院区北墙,在绿树环抱下,这座白色小楼略显幽静。

这里,就是来自武汉的21名病毒“猎手”的“战场”。在三周时间里,他们协助中日友好医院完成了4.1万余人的核酸检测,为北京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做出贡献。

病毒“猎手”赴京战“疫”

走入制剂楼五层,一副繁忙景象。同济医院检验科副研究员王雄边忙活边说,“我们在打包设备,明天就回武汉了。”回望这21天的经历,他觉得如同一场梦。

在入梦前,王雄清晰地记得,这次是要驰援北京。上了火车,才知道支援的是中日友好医院。“正好,去报恩!”

新冠肺炎暴发后,武汉成为疫情重灾区。全国多地医务人员不惧危险纷纷驰援武汉,中日友好医院的一支医疗队就在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支援战“疫”70余天。

带着这份情义,同济医院与湖北省中医院组成的援京医疗队一经抵达便迅速投入战斗。改造病房、调试设备、优化流程、三班轮岗,检测机器不停休,中日友好医院日均检测能力迅速从1000份,增加到10000份。

核酸检测能力的提升,事关疫情防控的成败。“我们的任务是快速、精准的筛查受检人员。如果在检测中漏掉一名阳性患者,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如果将阴性患者检测成假阳性,就会增加流行病调查成本。”王雄说,用现在流行语来形容,核酸检测人员就是病毒“猎手”。

21天里,16名“猎手”每天都要身着厚重的防护服,坚守在狭小的流水线上,重复着前处理、核酸提取、核酸扩增与配PCR试剂的环节。一个班次下来,队员们经常疲惫到不想说话。王雄却说,这点压力不算什么。毕竟,他们在疫情的风暴中心与病毒交过手。

提及武汉战“疫”的经历,王雄会沉默片刻,“早期看到检测出的阳性病例占比之高,自己也会害怕。但随着对病毒认识的更新和对工作的不断熟练,也就没那么害怕了。”

临近中午,一排纸箱整齐地堆放在走廊一侧,封口处贴着“与国家同舟,与人民共济”“湖北省中医院驰援北京”的标签格外醒目。王雄与同事做好清点,准备装车。

中国青年 争当表率

1999年出生于医生世家的张曦文,一毕业就进入同济医院检测科工作。当时,还有同事笑道“年纪轻轻的,就要步入社会了。”

张曦文也是此批支援中日友好医院核酸检测队中最年轻的一员。他与同龄人一样,喜欢打游戏、看电视剧,我们很难透过这张稚嫩的脸,了解到他曾经历过武汉战“疫”的考验。

张曦文回忆被临时抽调到武汉战“疫”一线时,工作量压力很大,每天除了休息就是穿着防护服在操作台上重复动作,检测近3000份样品。起初,他也会因检测结果的高阳性率而感到害怕,特别是在提取核酸时,存在被气溶胶或样本液体感染的风险。

“害怕是肯定的,但再害怕也得去做啊!”张曦文觉得,放下包袱,做好眼前的工作,操作熟练了,风险就会慢慢减少。

对话中,张曦文的手总要不停地重复提取核酸时的动作。他说,“这也算是职业习惯了。一批样本差不多要做180次,每天要反复大约1000多次。”

狭小格子间、机械性工作是很多年轻人不愿接受的状态,但张曦文对此却有着不同的理解,“这就是广度和深度吧。对于我来说,广度就是兴趣。如果热爱这份工作,那我眼前就不仅限于操作台。深度可能就是目标,我希望能在简单的动作中,摸索规律、尝试创新,或是找到漏洞,去弥补。”

“很可惜,我还没找到什么漏洞。但我会一以贯之地去探索,也要继续深造。”张曦文的这股冲劲儿,得到同事们的认可。那个“小毛孩儿”经过历练,已成为独当一面的核酸检测队员了。

这次报名支援北京,张曦文在请愿书上写道,“中国青年,当作表率,夙与朝夕,共克时艰。”他觉得,作为医学世家、一名共青团员,除了要尽职尽责做好本职工作外,还要心系家国。“是同济检验人,就要对人民群众的健康负责;是共青团员,就要为党和国家负责。”

现在,北京的疫情逐步好转。但张曦文却惦记着,能在返回武汉后,投入到抗洪救灾的战斗中,“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义无反顾的参战。”

(责编:王欲然、邓志慧)